军事

70亿定金打水漂?中天金融追求近五年未完待续 华夏人寿前路待解
发布日期:2022-06-19 04:18    点击次数:170

70亿定金打水漂?中天金融追求近五年未完待续 华夏人寿前路待解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姜鑫  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天金融”)与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人寿”)延续了近五年的收购“故事”仍在继续。

  6月17日晚,中天金融(000540.SZ)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以现金方式购买华夏人寿21%-25%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尚在进程中,尚未形成最终方案。公司已依据协议及交易进程支付了定金70亿元。本次标的股权交易定价不超过310亿元。

  自2017年12月28日中天金融第七届董事会第74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公司签订收购股权的议案》后,中天金融几乎每隔十几天就会披露一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进展公告,继续讲着重组收购故事。投资者或许对此内容早已烂熟于心。

  中天金融最新一期的公告引起了市场的关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华夏人寿为期两年的接管即将到期,而其后续处理结果或许也将出炉,中天金融与华夏人寿“磕”了近五年的故事能否有结果或许也将明确。

  此前,市场猜测,中天金融因为自身资金等原因并未与华夏人寿谈拢,至今仍在坚持,或与其向明天系两公司支付了70亿定金有关,按此前协议,如因自身原因导致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无法达成,定金不与退还。

  罗玉平“豪赌”华夏人寿

  包工头起家的罗玉平在贵州省房地产行业是领头羊式的人物,这位胡润富豪榜上的地产大佬在2014年开始将视野逐渐转移到金融领域。

  在贵州省产业变迁以及“补齐贵州金融短板”的机遇中,尚未更名的中天城投倾力推进金融产业布局:2015年,公司间接收购了中融人寿,控股海际证劵、友山基金,设立上海股权投资基金、上海虎铂基金;2017年中天城投更名为中天金融,进一步展示了罗玉平进军金融业的决心,同年,公司还发起设立贵州第一家民营银行“贵安银行”。

  同样在这一年,罗玉平进行了其在金融领域布局的最大一次“豪赌”——计划斥资310亿元收购华夏人寿部分股权,这或许也对其随后的命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2017年11月20日,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几个月后,中天金融终于揭开了交易的神秘面纱——公司与北京千禧世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千禧世豪”)和北京中胜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胜世纪”)签署股权收购协议,拟以现金购买二者持有的华夏人寿21%—25%的股权,作为华夏人寿股东,上述两家公司分别持有华夏人寿20%和13.41%的股份,目标交易定价不超过310亿元。

  消息甫一发出,在资本市场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是一次蛇吞象式的收购,彼时,作为保险行业快速发展的一匹黑马,华夏人寿已经稳坐寿险前十把交椅,保费规模近2000亿,公司净资产也较中天金融高出五十余亿元。

  2017 年 12 月 28 日,中天金融召开第七届董事会第 74 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公司签订收购股权的议案》。《框架协议的补充协议》将此前约定的定金金额由10亿元人民币增加至70亿元人民币,同时,北京千禧世豪北京中胜世纪将其合计持有的华夏人寿33.41%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中天金融行使,委托期限至中国保监会批准该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且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完成之日或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终止之日。

  2017年底,中天金融公告称,交易定金由10亿元增长至70亿元,并在15个工作日内打入交易对手指定账户。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2017年三年间公司累计净利润为76亿元,仅够支付定金。

  按照协议,如因北京千禧世豪或北京中胜世纪的原因导致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无法达成,则北京千禧世豪以及北京中胜世纪将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约定的定金双倍返还给中天金融;如因中天金融原因导致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无法达成,则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定金将不予退还;如因不可归咎于各方的原因致使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无法达成,则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定金将退还给中天金融。

  收购公告发布后,中天金融还进行了系列操作,为了筹齐这笔钱,中天金融向第三方出售核心的房地产资产等;更有消息称,罗玉平曾低价兜售数十辆豪车筹资。另一边,中天金融表示,贵州省市两级国有资本拟参与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随后又放出消息称贵州国资、茅台集团将和中天金融一起参与此次收购。但随后,茅台集团的否认了这一消息。

  自此,交易仿佛陷入了罗生门,中天金融按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情况,但却一直未见进展。

  长久以往的悬而未决也使得中天金融的压力日趋增长,公司营收和利润呈现每况愈下的态势,截至2021年底,公司出现百余亿的亏损,2022年第一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

  接管与前路

  而在市场层面真正给这场交易带来变数的,是华夏人寿的突遭接管。

  2020年7月17日下午,银保监会宣布对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华夏人寿、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机构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为一年。

  几家机构中,关注度较高的为华夏人寿,它一度改写了稳定多年的寿险江湖。

  成立于2006年,经过不到15年的发展,华夏人寿规模保费已跻身寿险行业前三,而自2015年起,华夏人寿就已一直稳坐在行业前五。

  在2010年以前,华夏人寿表现和大多数新成立的民营中小险企一样可谓平平无奇,甚至面临着几年亏损的“魔咒”,2010年公司甚至被监管层点名并被处以百万罚款。

  2012年,“老新华铁三角”之一的赵子良在生命人寿辗转两年后转战华夏人寿,与证券行业出身的李飞一起,开启了华夏人寿的第二段征程(华夏人寿第一任董事长孟勇,因对华夏人寿2007年~2009年发生的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保监会予以撤销任职资格)。

  这一年,利率市场化轰轰烈烈的进行,金融监管政策开始发生重大变化,金融行业特别是保险行业的投资渠道被放开,加之产品创新被鼓励,这打开了保险行业参与资管竞争的大幕。

  华夏人寿便是抓住风口的一家公司。伴随着负债端产品费率的放行+资产端投资领域的政策东风,加之对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熟练运用,名不见经传的华夏人寿成为保险市场的一匹黑马,一路衔枚疾进,2014年,华夏人寿保费规模冲至行业第七位,2015年则进入前五行列。而在2018年,华夏保险的规模保费已经升至行业第三位,打破了寿险行业固有的“老六家”头部优势,2019年总资产达到5873亿。

  资产驱动负债模式运用风生水起的同时,华夏人寿还借着保险代理人考试取消等机遇,大力发展个险队伍,2018年公司人力突破40万人,而在2012年这个数字仅为1.1万人。

  2019年,华夏人寿曾因一则《关于减编减员控制薪酬的通知》(下称“通知”)备受市场关注,5%末位淘汰的背后,是公司成本控制的使然。

  在众多保险产品比价中,华夏人寿的“常青树”产品经常被拿来做作为比价对象,由于产品设计上价格相对较低,使得产品很快被市场所认知。在价格方面,华夏人寿的产品让消费者获得更多的利益,但同时,也给同行带来了压力。

  “华夏人寿打响了健康险价格战的第一枪。”有行业人士此前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低定价的同时,公司有进行了行之有效的营销,很快打开了市场,但与此同时,也使得公司承担着比较高的费用。高举、高打、高投入的模式使得公司无论是在保费规模还是增速上都拿出了出色的成绩,但同时也颇显另类。”

  2017年,监管风向生变,中短期存续产品被规范,万能险发展被按下暂停键。这也开始起了保险行业发展的一个新的周期,直至现在,保险行业仍在艰难的转型过渡中。

  华夏人寿不得不进行业务结构调整。风险调整,加之前期快速的增长,华夏人寿在2019年后面临盈利下滑的压力。

  2019年,华夏人寿规模保费2678.8亿元,同比增长16.2%;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828亿元,同比增长15.5%,仅次于国寿股份、平安人寿、太保寿险排在行业第四位,市场份额6.2%。同一年度,公司净利润6.28亿元,较2018年下降了8成。但与之市场地位相当的几家保险公司的利润却很可观。

  这是华夏人寿在被接管前的最后一份业绩报告。2021年7月,银保监会宣布对几家机构监管延期一年,相关机构的经营财务数据也自接管开始后不再披露。

  如今华夏人寿转型调整结果如何,可能需要在后续处理中才能窥得一二。

  2022年7月17日,是华夏人寿两年接管期满之日,这也意味着,华夏人寿与中天金融之间的纠葛最终如何收场,甚至华夏人寿何去何从都将浮出水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华夏人寿被曝出已与正大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正大集团将收购其约30%的股份。若收购完成,正大集团将成为华夏人寿的单一最大股东。2012年,正大集团以93.9亿美元对价,受让汇丰控股转让的中国平安股权。但随着接管工作的进行,该事项最终不了了之。

  “或许正在进行国有化重组”,一位保险从业人士对于华夏人寿的下一步曾作出这样的猜测。其最终结果如何,尚需时间来给出答案。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乐鱼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思远



相关资讯